药房加价4毛卖口罩被罚律师有异议可申请行政复议

新京报讯(记者 李一凡 实习生 王亚会)0.6元购进口罩,加价0.4元出售,湖北一药房涉嫌哄抬价格被罚4万余元。今日(2月12日),作出该处罚决定的湖北洪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应称,该批次口罩没有中文标识,无原价参照,涉事药房购销差价额超过15%,故作出处罚。

行政专家认为,按照相关规定,涉事药房的确构成了哄抬价格的行为。有律师指出,当前口罩等物资紧缺,如果机械执法导致一些商家不再经营,势必会加剧口罩紧缺的状态,不利于疫情防治,“执法部门就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截至3月22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5120例(其中重症病例174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2703例,累计死亡病例3270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1093例,现有疑似病例136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88993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0701人。

许浩指出,上述案例中,涉事药房口罩的售价确实超过了15%的标准,涉嫌哄抬价格。对此,洪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依规没收违法所得14210元,并处违法所得3倍的罚款,即罚款人民币42630元。

今日(2月12日)下午,洪湖市委宣传部针对争议作出回应,称涉事药房违反规定,处罚并无不妥。网络截图

洪湖市市场监管局方面表示,目前洪湖市正值疫情防控关键时期,该部门将进一步稳定市场价格,保障市民相关需求。

3月22日0—24时,新增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9例(北京10例,上海10例,福建6例,广东6例,山东2例,甘肃2例,浙江、河南和重庆各1例)。截至3月22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53例。

今日下午,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防疫期间,商家应按照相关的法规和政策来出售口罩。市民可能认为口罩售价1元不算贵,但按比例计算,进价0.6元的口罩,加价0.4元卖出,这个涨价幅度不算小。按照相关规定,涉事药房的确构成了哄抬价格的行为。如果相关部门执法不严,就会影响法律的权威。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0例(武汉0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447例(武汉434例),新增死亡病例9例(武汉9例),现有确诊病例4768例(武汉4700例),其中重症病例1714例(武汉169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59879例(武汉42788例),累计死亡病例3153例(武汉2517例),累计确诊病例67800例(武汉50005例)。新增疑似病例0例(武汉0例),现有疑似病例0例(武汉0例)。

据判决书披露,刘某传系日照赛宝贸易有限公司和日照日升斋艺术品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2015年以来,刘某传以赛宝贸易公司名义,通过向银行提交赛宝贸易公司和日升斋艺术品公司之间的虚假购销合同,通过两家关联公司,先后骗取日照东港农商银行贷款3笔,共计1399.5万元,至今未还。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507例:香港特别行政区317例(出院100例,死亡4例),澳门特别行政区21例(出院10例),台湾地区169例(出院28例,死亡2例)。

2020年1月,东港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法院认为,刘某传作为赛宝贸易公司法定代表人,以欺骗手段骗取银行贷款,给银行造成重大损失,其行为已经构成骗取贷款罪,但由于已经与被害单位达成协议,并自愿认罪认罚,最终判处刘某传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并处罚金6万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亦有湖北市民认为,当下口罩稀缺,有药房出售口罩已经满足了很多人的需求,加上目前多地实施管制,药店运营成本都在上涨,行政执法部门不能苛求。

律师:商家若能证明成本增加,执法部门应视情况具体分析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459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661人,重症病例减少96例。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进一步指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曾出台“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各省根据实际情况,做出相关处理意见规定。

根据湖北发布的疫情防控市场价格违法处理意见规定,自2020年1月22日起,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依法认定为哄抬价格行为,其中就包括“所售商品无参照原价,购销差价额超过15%”的情况。另据《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九条,经营者不执行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如果药店有证据证明自己除了进价的成本还有其他合理性开支属于成本,执法部门就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机械执法。”许浩说,当前口罩等物资紧缺,如果经营者亏本经营,会导致一些商家不再经营,这势必会加剧口罩紧缺的状态,不利于疫情防治。如果经营者对政府主管部门作出的处罚决定不服,可先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对此,洪湖市华康大药房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药房被人举报后遭罚。关于售价,该名工作人员表示,受交通管制影响,运输成本增加,“加上人工费,销售实际上是亏本的。”

2月9日,洪湖市委宣传部发布公告,称药房涉嫌哄抬口罩价格 。网络截图

药房:运营成本增加,实为亏本销售

回应:特殊时期相关商品一律不得涨价

公告中称,洪湖市华康大药房销售一次性口罩38000只,购进价格0.6元/只,销售价格1元/只,其购销差价额高过规定的15%标准,涉嫌哄抬价格。目前,洪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已对该案调查终结,没收违法所得14210元,罚款人民币42630元。

2018年12月25日,刘某传被电话传讯到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之后刘某传与日照东港农商银行达成还款协议。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由上述部门作出的“声明”显示,2020年1月28日,因接到消费者投诉,洪湖市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对相关事实进行了调查,经了解,洪湖市华康大药房于2020年1月23日从仙桃某公司购进一次性劳保口罩44000只,购进价格0.6元/只,销售价格1元/只,该批次口罩没有中文标识。

针对此事,洪湖市市场监管局表示,该局已对网友反映的相关情况进行解释说明,对涉事药房作出的行政处罚并无不妥。

根据湖北省市场监管局《关于新冠肺炎防控期间有关价格违法行为认定和处理的指导意见》,该药房违反两条规定:一是“公共卫生一级响应期间,与疫情相关的医用商品、防护消毒商品等一律不得涨价;二是所售商品无参照原价,购销差价额超过15%的,构成哄抬价格行为。”